10月16日,在第40个世界粮食日到来之际,“2020年世界粮食日和粮食安全宣传周活动暨宁波市粮食文化陈列馆开馆仪式”举行,宁波市首家粮食文化陈列馆正式在鄞开馆。

  当前,国内外对粮食问题高度关注,而粮食浪费现象屡禁不止,我们必须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为应对各种风险、挑战赢得更大主动。宁波粮食文化陈列馆的开放,在传承粮食文化的同时,倡导人们弘扬“爱粮节粮、杜绝浪费”的良好风尚,创造更为灿烂的粮食文化。

  宁波粮食文化陈列馆外景。

  广泛征集实物 深入挖掘粮食文化内涵

  “购销调存加”是计划经济年代粮食部门的主要工作环节和业务流程。2017年夏,接受筹建宁波粮食文化陈列馆的任务,对笔者来讲是一个全新的课题,也是一次很大的挑战。鄞州粮食收储有限公司作为筹建主体,选择姜山镇的陈公式桥老粮站作为馆舍。陈介桥老粮站占地面积3453平方米(5.18亩),建筑面积1572平方米。该粮站始建于1924年,原为清末民初上海滩著名“宁波帮”人物陈磬裁的住宅,雕刻精美的中西合璧风格,因门楼亭顶塑有两只仙鹤,因此村人名为白鹤楼。新中国成立后改作粮站使用,后被公布为鄞州区文物保护点。

  建馆的初衷和主旨正是利用老粮站这幢具有历史文化价值和粮库(粮站)功能的建筑,根据鄞州区粮库(粮站)“1515工程规划”,挖掘粮食文化内涵,感悟从古到今、覆盖全市的传统粮食文化,讲述从一粒粮食到一项战略实施的过程。因此,该馆历史跨度大、专业性强、牵涉面广。介入后,笔者从阅读“中国粮食储备制度”和《宁波粮食志》《鄞县粮食志》等入手,掌握一些理性知识。不到一个月,从文字到文字,搭起了支撑该馆的陈列框架结构。然后递交市、区粮食系统的几名干部职工审阅,听取意见、建议。接着修改了三四稿。彼此努力有了共同语言和心灵交流,在此基础上,组团参观了余杭的“中国四无粮仓博物馆”。这个过程前后半年左右,不断感悟到“民以食为天、食以粮为本”这个永恒的话题和颠扑不破的道理。

  历史照鉴未来。2018年春,在宁波市粮食局支持下,我们一行七八人奔赴全市各区县(市)粮食部门和一些老粮站征集实物,察看各个历史时期建造的粮仓仓型,从直觉上进一步理解“购销调存加”的内涵。新中国成立之初,百废待兴,国家粮仓多是一些寺庙或大户人家的住宅。20世纪50年代仿照苏联的苏式仓,60年代建造的山洞仓、土圆仓,以后又步步改善兴建了密密排排的石墙仓、砖拱仓和具有象征意义的葵花向阳仓等。直至当今,建造现代化的高大平房仓、智能粮库等。有了粮仓,还要不使粮食霉变和受虫害侵袭,杜绝消防隐患。想往昔,为了杀灭害虫、消除老鼠,以“六六六”、敌百虫、敌敌畏、氯化苦、磷化铝等化学药剂防治病虫害和灭鼠。同时,贯彻“防重于治”的方针,开展仓房清洁卫生运动,掀起“四无”(无虫害、无鼠雀、无霉变、无事故)粮仓活动。后以通风和密封储存为手段,土洋结合,降温隔热,进行科学保粮。职工们坚守初心和使命,彰显“宁流千滴汗,不坏一粒粮”的精神和情结,自己动手,抢累活、夯仓基、刷粉墙,默默坚守,多措并举。这样,通过群众性的“以防为主,综合防治”,粮食得到妥善保管和调拨。过去,夏收夏种季节是粮站的大忙时节,夜以继日加班,重活累活不断,粮站负责验收稻谷干湿质量的不少职工,门牙残缺不齐,令人费解。后来才了解到是当初检验的方法所致,一是用手提小小的木砻,稻谷置于其中用力一转,谷壳与米粒分离,看它的干燥程度;二是用牙齿咬碎,判断谷的水分。后者凭实践经验,既快又准。久而久之,粮站职工牙齿出了问题。这在一个侧面体现了行业的敬业精神,透出劳动者最朴素的美。

  接着,我们一次次开车去象山、宁海、江北、余姚、慈溪、奉化、北仑、海曙等一些老粮站和现代化的粮油批发市场、金光粮食中转码头、梁桥大米加工厂等,征集到了捐赠的收粮、保粮、运粮等各种老物件。如检验和检查粮食的百粒板、容重器、天平秤、水分测定仪、虫筛、防毒面具、量温杆、手电筒等,又得到了老磅秤、稻桶、铜筛、谷筛、风箱、挡粮板、跳板、手提喇叭、汽油灯、桅灯、算盘等收割、收粮用的工具,还有保暖茶桶、麻袋缝纫机、手摇电话机等等,大大小小400余件。这些当年看起来相当普通的东西收上来后,既留住乡愁,又绽放新颜。笔者又借下乡的机会,访问了大嵩东城、鄞江蓉峰等村办米厂和闻名当年的国营姜山米厂等,从一个个侧面见证了远去了的稻谷脱粒加工岁月。

  开馆仪式场地。

  坚持全新理念 不断修改完善内容设计

  与此同时进行的是陈介桥老粮站布展和满足参观需要的适当改造、从序厅到各场馆有机联系贯通的设计。为了高标准打造粮食文化陈列馆,根据以往展陈的经验和教训,我们一边不断修改完善内容设计,从陈列的框架结构到布展大纲的科学论证,进行集中评估,使之力求定位精准、布局合理、文字精练、元素恰当;一边外出学习,驱车7个多小时到江苏宿迁的中国粮食博物馆取经,又马不停蹄地赶到安徽阜阳的中国粮仓博物馆,从这些国字号的专题馆中汲取成功的内容形式和设计理念,还几次到宁波市档案馆查阅、甄选文档和旧报刊,例如近百年前宁波米业、机器碾米业、粮食面粉商业同业公会、鄞县积谷保管会等的案卷,前前后后认真梳理对照。

  如何以全新的理念,将该馆推向社会?2018年7月组建了专家组,为陈列献计献策,提出真知灼见。尤其是“购销调存加”关联党中央和国务院在各历史时期出台的专项政策、法令。因此,我们在赴全市各区县(市)征集老物件的同时,又不失时机地请教、访问农业和粮食系统的英模、先进单位及领导同志,掌握了鄞县曾经作为产粮第一大县、调运第二大县的地位及影响,也知道了“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在任何时候都是真理。这里还展示了1929年上海《生活周刊》刊载的一篇文章——《十问未来之中国》,其中一问是:“吾国何时可稻产自丰,谷产自给,不忧饥馑?”这句椎心泣血的发问,满含着当年国人的期盼和梦想。

  大凡展陈元素,实物(文物)最为重要,理应千方百计搜集。去年,根据到手的实物,我们又查漏补缺,去宁波、上海的旧货市场、古旧书店、收藏名家那里购买了一批批粮食票证、政策文件、老照片等。那囊括许多省市的定额粮票、购粮证、粮食迁移证、粮食工作手册、粮食储备存折,还有作为田赋的清代、民国年间的完粮纳税册、契尾、田契、国课常增簿等;那老粮食系统职工捐赠的各个年代的粮食收储读本、纪念奖品、照片;那一叠叠生产队粮食分配方案、土地所有权状、大食堂收付结算公布表……这些琳琅满目的纸质物件,不仅弥补了藏品的不足,也丰富了馆藏,让观众看到了弥足珍贵的历史遗痕,重温旧社会有一餐没一餐和计划经济年代不寻常的难忘经历。宁波油厂、太丰面粉厂的泛黄老照片,有关度量衡的文书和升、斗、秤,以及过去鄞县等开设的镇乡米厂、饲料加工厂,宁波老先进三八粮站,农人稻谷脱粒磨粉的木杵、石捣臼、木砻、石磨,油菜籽加工的木制、铁制榨油机,形成了那个年代的产业链。

  展品中当以多角瓶为镇馆之宝。这只瓶是古人陪葬的明器,它的器形是由三国、两晋年代的谷仓罐演变而来的,流行于唐至五代时期。其外表形状是上小下大弧形台阶的多重塔式器身,每级装饰多个垂直或斜直的圆锥角,方言中“角”与“谷”音近,故多角又寓意“多谷”。

  研究展陈内容。

  打造教育基地 弘扬爱粮节粮良好风尚

  这个原创性的粮食馆,是继邱隘咸齑博物馆、宁波赵大有博物馆之后,笔者参与设计的有关粮食和饮食的第三个馆,也是宁波首家、浙江省第二家粮食行业馆。这是我区作为“中国博物馆文化之乡”的又一张文化名片,是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动员社会力量,不断拓展和延伸文化惠民广度、深度的又一大举措,也是物化利用文物建筑、使其重焕生机的一次尝试。鉴于这样的要求,在展陈设计手段方面必须力求内外结合、历史建筑与现代仓储结合、游览休闲与体验参与结合,把陈列馆的内容知识转向观众的需求与期待,激发百姓的参观兴趣,打造粮食系统浓厚的文化教育基地。为此,我们在形式设计上做到前后呼应、古今融合,实物、场景与艺术品串联,现代科技与传统展陈互补。对收购、储藏粮食油料的粮站进行功能转化,是一大挑战。既定的“书史、明理、惜粮、兴文”粮食馆的宗旨,必须凸显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的根本遵循。大粮仓对接大厨房,实现天下粮仓,富庶百姓,不断满足消费者“吃得营养,吃得健康”的要求。

  2018年8月,举办方着手形式设计的招投标程序,在形式设计师逐步熟悉陈列大纲、陈列场地后,务求高标准、严要求。如何使知识性与可看性结合起来,不断磨合、构思,出灵感、出点子,以营造多元化、包容性且喜闻乐见的独特空间?筹建中,少而精的实干班子实行领导干部、专业职工与设计人员三结合,边筹建,边培养藏品保管员、接待讲解员。自始至终做到边工作、边研究,拓展陈列的广度和深度,提升粮食文化有认知度。

  粮站仓库建筑空间高大,采光昏暗,原计划五六个展厅、多功能厅相互封闭独立,对展陈设计是一大难题。宁波市科导文化科技有限公司设计团队对表对标,克服举办者投入资金不大、隶属关系变更和疫情期间停工、大热天酷暑难耐等难题,知难而进,十易设计稿,反反复复,精益求精,利用自己多年的布展实践经验,层层递进。到了紧锣密鼓的后期,甲方派得力业务人员几次到现场参与布展,找准实物定位,调整大小说明,力求完美,不留遗憾。从目前初具规模的“稻作农业、粮油收购、粮油供应、仓储运输、粮油加工、粮教科技、新时代粮食”7个部分来看,独具个性和感染力,图文并茂中贯串教育性、可看性、参与性。

  学习取经。

  步入该馆,迎面是“购销调存加”5幅偌大的古铜色浮雕,不但让参观者先入为主,且高度浓缩了粮食陈列馆的陈列内容。走进序厅,那“民以食为天”和利用宋代明州人楼公式画作《耕织图》元素合成的4幅壁画,极具视觉冲击力和时空感染力。古代先贤孔子、墨子、管子、孙子论足食的高见,与党和国家领导人高屋建瓴的粮食论述前后呼应。河姆渡稻米部族稻作农业起源;粮站站长办公室、售粮农友休息室、粮油质量化验室、民间谷仓储粮等历史场景;圆洞仓内各种粮仓仓型;粮食加工区块的多种大大小小器物组合;上世纪90年代原封不动的稻谷烘干房等等,都从不同侧面烘托了主题。传统宁波美食——汤团、麻糍、粽子、大糕、麦饼、年糕等一一亮相,百年老字号“王升大”12个月米食及用过的一组组金团、月饼、年糕等印模;五谷杂粮的营养价值;富有动感和语音讲解的新时代粮食工作触摸屏等,都围绕主题有序延伸,凡此种种,不断提升陈列的高度和厚度。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扩散蔓延,国内外对粮食问题高度关注,而粮食浪费现象屡禁不止,我们必须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为应对各种风险、挑战赢得更大主动。通过贯彻“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新粮食安全观,实施“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战略,大国粮仓靠得住,呈现了供应充足、价格稳定、运行平稳的良好态势。宁波粮食文化陈列馆的开馆,在传承粮食文化的同时,倡导人们弘扬“爱粮节粮、杜绝浪费”的良好风尚,创造更为灿烂的粮食文化。